您的位置:文字控说说网 > 资讯 >

资讯 小镇青年不配看《地球最后的夜晚》

2019-01-02作者:心情说说来源:潇潇次阅读

  

    在去年10月《地球最后的夜晚》定档发布会上,谈及电影为何定档2018年最后一天,导演毕赣表示:“宣传问我定什么日子,我说最后的夜晚,又有绝望又有希望,元旦很惨烈,看第二天我们能不能活下来。”当时在台下发笑的很多人应该没想到,这部小众文艺片居然活得不错,除了“错位营销”带来的巨大争议以及观众“泄愤式”的打低分。

  2016年情人节上映的《奔爱》,首日票房3608万,次日票房404万,创造了内地影史88.8%的首次日票房跌幅纪录。而今这一纪录被《地球最后的夜晚》打破,该片借助各大电影节的奖项加持与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末日营销”,预售即破亿,上映首日票房高达2.64亿,但元旦当天1130万的成绩却形成天壤之别,跌幅近96%。

  一位影迷评论道:“老百姓真的苦,自己掏钱买票看电影,看睡着了还要被文艺青年骑在头上骂说:这种梦不是你们抖音用户看的。”一语戳破玄机。但时光网记者想就此话题采访《地球最后的夜晚》宣传方时,对方表示公司已经放假,不便接受采访。

  记者亲历小城市观影:不是离场就是睡着

  影片预售过亿,成功下沉至四五线城市。那么在小城市看《地球最后的夜晚》是什么体验?下面是一位时光网记者的亲身体验:

  12月31日,我在三线小城河北衡水和观众见证了一场《地球最后的夜晚》跨年专场,预售非常火爆,提前一周想买预售票,但只能买到影厅第二排的票了。当晚这个设施破旧的小影院,足足排了五场《地球最后的夜晚》,而且场场爆满,进场前大厅里人声鼎沸,十分热闹。

  来看跨年专场的大多是当地的年轻人,小情侣小夫妻比较多,更奇葩的是还有全家带孩子来的,估计这些观众大部分都不了解毕赣导演,甚至也不太了解这部电影,只是单纯因为想参加个跨年活动,因为小城的娱乐活动太匮乏了。

  电影刚开始放映,好几个不足10岁的孩子就没完没了地吵,因为不仅孩子看不懂,家长也同样看不懂。在影片中间出现片名之前,已经有陆陆续续三分之一的观众提前退场,退场也是会传染的,身边的人都走了,自己也会忍不住想走。

  观众中睡着的不少,看手机的更多,坐在我身边的一位30岁左右的女性观众,应该是和孩子、老公一起来看电影的,她全程一直在刷手机,可以看出电影丝毫无法引起她的兴趣。电影结束后,我后排的观众连连说了三遍,看不懂看不懂看不懂。

  一句话总结:这片子对于非艺术片观影群体是灾难,对于真正的艺术片观影群体是个更大的灾难!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 关键词: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