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字控说说网 > 女性 >

我被姨父玩的太舒服了 我和小姨夫的那些事 嗯嗯 啊 好大 啊好爽/图文无关

文文家里好多人等在那里了,乡里人纯朴,都是过来帮忙的。 按乡里习俗,文文的骨灰是不能进屋的,所以乡亲们早在文文家门口的晒谷场上搭了一个灵堂,灵堂中间,放着一具棺木,棺木前放着文文几年前的照片,那应该是文文刚到百岛时照的,笑的还有些青涩,可是那双眼睛却仿佛有着无限的愁苦,深深的看着我,我再也忍不住我的眼泪了,跪在她的面前,默默的流着眼泪......

好多人都过来劝我,要我节哀顺变,说人死不能复生,我强忍着悲痛向他们道谢,可是眼泪却像决了堤的河水般,怎么也忍不住!这时我看到我妈和小姨,姨父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走了进来,母亲快六十了,前年刚刚经历了失去我爸爸的打击,看起来比小姨老了好多,脚步蹒跚,那个小女孩还搀扶着她,见到母亲,我所有的委屈,悲伤,思念重又涌上心头,我只是叫了声;“妈!”就放声大哭起来......

哭了一会小姨走过来,给母亲拿了张凳子坐下,“小新你怎么能让你妈妈伤心呢?不许再哭了!商量一下怎么给文文办后事吧!”我抽泣着看了看姨父,“姨父你和文文他爸妈商量一下吧!把丧事办隆重些,多少钱都要办,我要把文文风风光光的送上山!”

吃晚饭时我才知道,和小姨一起的小女孩是我的小表妹笑笑,几年不见,笑笑长大了,漂亮的我都认不出来了,她身材高挑,双腿修长,依稀有当年表妹的样子,只不过比表妹多了点稚气和羞涩,我说笑笑你怎么没上学呢?她有些害羞的看了我一眼,“考不上大学,不想读了,你带我去百岛吧!我想去打工......”我说好啊!只要小姨他们同意就行。

风水先生看好墓地后文文的爸爸却有些为难,因为那块地是村书记符德家的,符德是沅陵县城出了名的包工头,排场大,架子更大,有些不好说话。我说我还是亲自去找他吧!希望他不会为难我!

哪知道和姨父一起见到符德他根本不买账,头摇得像拨浪鼓似得,说多少钱也不卖,我只好告辞出去,回去的路上我说我哪有脸见文文她爸妈呀?姨父说算了,叫风水先生再帮忙看一看吧!我想起平哥一定认识符德,就立刻给平哥打了电话,平哥一听我说就笑了,“你先别走,我给他打个电话!”几分钟后符德就追了出来,笑容比百岛的太阳还要温暖,“哎呀老弟!我不知道你是平哥的兄弟呀!那块地你用吧!而且我是看着文文长大的,可惜了,是个好女孩.....”

文文是三天后下葬的,中午要出殡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小雨,乡里边的风俗,文文的坟地离她家祖坟很远,孤零零有些凄凉,当我把她的骨灰放进棺木中,看着棺盖慢慢合拢时,我放声大哭,然后哭声很快被礼炮的轰鸣淹没了,坟墓砌好后,墓碑也立好了,墓碑按我的要求刻着:爱妻符清文之墓。墓碑后刻着一首苏轼的《江城子.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岗。

离开坟地时雨下得更大了,来送她的乡亲都说文文苦命啊!都不能干干爽爽的葬下去,我哭得更伤心了,泪眼朦胧中,我仿佛看见文文站在坟头向我挥手,她穿着洁白的婚纱,纯洁而又美丽,她甜甜的笑着,手上的钻戒正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可能是淋了雨的原因,回到家我就发烧了,母亲说我中了邪,叫人帮我求了神仙水给我喝,我却烧得更厉害了,我侄女给我买了感冒药也不见效,渐渐地我说起了胡话,老妈这才急了,把村里的老郎中给我叫了过来,老郎中说我寒气入腑,开了几付中药给我,我喝了药就沉沉的睡去……

我被姨父玩的太舒服了 我和小姨夫的那些事 嗯嗯 啊 好大 啊好爽/图文无关

醒过来却看到文文站在我床边给我擦脸,我却忘记文文已经死了,只是隐约记得她去了哪个地方?我说你不是走了吗?又回来干嘛!她说哥你说什么呢?我今天才来呢!。我说你不是和叶子一起离开我了吗?都离开我了,小梅也回家了,我曾经好幸福你知道吗?现在都离开我了,我好失败,我不想活了,做人太累了……!

她半天没说话,然后抓住了我的手,“哥!你开心点,不是还有我吗?我说你真的不会再离开我了吗文文?她说“嗯!”

我把她拥入怀中,她一下僵在我的怀里,我说文文我是在做梦吗?她说没有啊哥!我在这儿呢!我一下子吻住了她温暖的双唇,她紧咬着牙齿不让我的舌头伸进去,我说文文你怎么了?我喜欢吃你的舌头呢!然后她的嘴巴张开了,一条躲闪着的舌头就和我纠缠在一起,我感到她呼吸急促,全身都在颤抖,我们吻了很久,她瘫软在床上喘气,我欲火膨胀,手一下从她衣服里滑了进去,抓住了她丰满坚硬的乳房,我脱她裤子的时候她无力的推着我,我还是有些粗暴的把她脱光了,她身上淡淡的体香诱惑着我,我的嘴唇从她的乳尖滑过,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她全身象火炉似的滚烫滚烫,然后我吻住了她春潮泛滥的洞口时她蛇一般的扭动,嘴里呻吟起来……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脱掉我的裤子时我感到我快要爆炸了,我叉开她的双腿,准备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仿佛要哭了,“哥!不要啊!我是笑笑啊!”

我如遭雷击,一下就清醒过来,这才看清躺在我身下的是我的小表妹,我连忙爬起来,用被子把她盖住,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羞愧的望着她,她在被窝里把衣服穿好,然后跳下床,“哥你发烧呢!躺着吧!”我这才发现我的头真的好晕,我重新躺下,看着她美丽娇羞的脸,“对不起!笑笑!我真不是人!”“没有啊哥!你不是发烧吗?我不怪你的。”这时她才想起什么的跳了起来,“唉呀!大姨(我妈)叫我煲的汤……!”说着便跑了出去,留给了我一个和表妹一模一样的背影……。

母亲回来时我正已经躺在床上看电视了,她欣喜的过来摸了一会儿我的额头,“好了,好了,曾医生的药还真有效呢!”我说妈我好饿啊!母亲很高兴的笑了,“我这就炒菜,你先喝点汤吧!”说完大声叫了起来:“笑笑!汤好了没有?”我听见笑笑在厨房很清脆的说:“好了,马上就来了!”不一会儿笑笑就端着一个砂锅走了进来,一看到我俏脸就红了,“哥……,喝汤吧!”

吃饭时表妹打电话过来,原来她想我把笑笑带去百岛,去美容店学做美容。我说好啊!不过你要给你爸妈说好,要经过他们同意。小表妹一直扑闪着眼睛听着我说话,“我爸妈早同意了,我可以去百岛喽!”说着开心的拍起手来,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头,“外面很辛苦的,你受得了吗?”她的脸又红了,“家里太闷了,妈和大姨老是要给我找男朋友,才不要呢!”母亲便笑了起来,“死丫头,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了,你以为你还小!”我说妈你和我一起去百岛吧!在一起才有个照应!母亲摇摇头,“不去!太远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见她态度坚决,也只好作罢。

睡觉时我给小梅打了个电话,她一接电话就哭了起来,问我昨天怎么没找她,我说傻丫头我昨天发烧呢!没精神打电话。听说我生病了,小梅急了起来,问我有没有吃药,好些没有......我说你别急,回百岛就去你家看你,做你的阿娇。小梅的呼吸急促起来,“快点啊!老公……我想你都要想疯了……!”

刚挂上电话笑笑就推门进来了,象做贼似的轻手轻脚,她有些羞涩的看着我,“哥我太高兴了,睡不着……和你说说话好吗?”我说好啊!她在我床边上坐下,低下头却不说话了,绞着手指,好半天才抬起头,声音小得象蚊子,“哥!你可以象白天那样亲我吗?我坐起来,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不要!”她羞红了脸说,“亲我嘴唇!”我说不行,我们是兄妹,我不能再伤害你了!我做的孽已经太多了……!

她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哥……,你对文文姐的感情大家都夸你呢!你哭的时候我心里好疼,我那时就想,我以后死了,我找的男人会不会为我这样伤心呢?”我说笑笑你不知道,我有三个老婆了,我不是个好男人……。这时母亲在我房门口叫了起来,“笑笑!死丫头你半夜怎么跑到你哥房里去了,还不出来!”笑笑吐了一下舌头,迅速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对我挥了挥手,跑了出去……

送文文上山的第三天,是亲人们望山的时候,一大早,我就和小姨,笑笑陪着文文的爸妈上山去看文文了,天晴了,风却大了起来,不时有红红的枫叶从我们的头顶缓缓落下,秋叶似火,哀伤的飘落,文文也是带着遗憾和哀伤离开我的,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做过的梦,文文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桥头,带着忧伤向我挥手。文文死的那天我也仿佛梦到文文站在桥头,莫非那就是传说中的奈何桥,那凶巴巴的手拿着汤勺的老太太,难道就是孟婆?难道我所经历的这一切,冥冥中早已注定?苍天啊!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喉咙一甜,又一口血差点吐了出来,我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悲痛,抱着文文的墓碑哭了起来......

    文文的妈妈也哭了起来,小姨走过去把她扶住,笑笑一边陪着我流泪,一边往我手里塞纸巾,“文文!我要走了,明年清明我一定回来看你!”我边哭边说,心里痛如刀绞,我怎么也不能接受,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丽女孩,就这样变成了一堆黄土,佛祖啊!我知道我罪孽深重,一切恶果,都让我来承受,不要给我身边的爱人好吗?

    望山回来,文文家里已经准备了好几桌酒席,用来答谢这几天热心帮忙的乡邻,我强颜欢笑给乡邻们敬酒,谢谢他们这几天的帮助,每次我只是象征性的喝了一小口,我偿不到酒的味道,我的心里比酒更苦涩,文文啊!你知道我对你刻骨铭心的相思吗?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 关键词: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