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字控说说网 > 科技 >

科技 扎克伯格和妻子接受专访:成立慈善机构不是为了名声

2018-10-02作者:心情说说来源:潇潇次阅读

​北京时间10月1日晚间消息,美国知名新媒体Quartz日前对Facebook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进行了专访。

2015年12月,扎克伯格和妻子普莉希拉承诺将在有生之年将其所持有的99%的Facebook股份(价值约450亿美元)捐出,用于开发人类潜能和促进平等。为此,二人还成立了一家慈善机构“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以下简称“CZI”)。

在近三年的时间里,CZI发展迅速,员工数量达到数百人,所从事的项目涵盖教育、科学研究和一些列社会行动。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不仅是夫妻,还是CZI的联席CEO。他们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呢?如何解决双方之间的分歧呢?

以下为此次采访的主要内容:

问:CZI的日常运营主要由普莉希拉·陈负责,你们是如何做出这一决定的?在日常运营过程中是否遇到这样的问题:你们之中的一个人向另一个人说:“我们为什么不这样做?”

扎克伯格:我们最初的想法是:CZI是一个独立的项目,教育方面的管理者负责一项独立的教育项目,科学方面的管理者负责独立的科学项目。我们把CZI视为引入更多有经验高管的一种途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能需要一个更广泛的领导角色,但目前还不太适合。

普莉希拉:如果CZI只是一个拨款组织,那么很容易把事情做好。但是,你又要做工程,又要推广,还要把所有的业务整合为一个有机体,真的需要一个组织。

这让我感到很有吸引力,想真正了解它是如何运作的。当然,我不能保证我们二人会运营CZI一辈子,将来可能会有其他人进入。但目前,我想了解如何将这一切整合在一起。

当然,我们也曾为CZI物色过COO(首席运营官),面试过许多优秀的应聘者,但没有太适合的人选。

问:你的同时曾和我说过,“普莉希拉把CZI运营得井井有条,连扎克伯格都感到意外。”

扎克伯格:她做的每件事情,我都不会感到意外。Facebook的经历就是一个例子。我创建Facebook时,许多员工都很年轻,没有太多的运营经验。但经过了10年的磨炼,他们如今已成为世界级的经理人,负责着重要的业务。我可以肯定地说,在我共事过的所有人中,普莉希拉的学习速度和所有人一样快。无论是作为合伙人, 还是丈夫,我为此感到自豪。

这对CZI大有裨益。我们各自拥有不同的兴趣点,能够形成互补。我认为,能有一位联合创始人负责日常管理,对公司是有益的。我也在CZI上投入许多时间,但我还要管理Facebook,不可能全身心投入。

问:普莉希拉,作为联席CEO,扎克伯格在某些问题上帮助过你吗?

普莉希拉:CZI对我而言是一个全新的事物,不像我之前培训过的一些小团体,与我之前见过的一些组织模式也不同。我第一次遇到的一个问题有关医学类比,我不知道这是否是致命的,也不知道这个疾病的发病过程是怎样的?我当时认为,“这是我遇到过的最糟糕的事情”。但马克(扎克伯格)的看法则是,“没什么,一切都会解决的”。这对我的帮助很大。

问:你的另一位同事和我说:“如果没有普莉希拉,我认为Facebook也不会成为现在的Facebook。”马克,你从普莉希拉哪里学到了什么?并不局限于Facebook。

扎克伯格:在战略上和运营上,还是有一点不同的。从战略上讲,我们以不同的视角来工作。我创建了一家技术公司和一个产品,运营着这个庞大的组织(Facebook)。而她有从医的经验,有从事科学和教育方面的经验,我们能够形成互补。

从运营和帮助建立团队方面,我们也拥有不同的技能。运营一家公司,要确保所有的团队都有凝聚力,能够良好的运转,还要照顾到所有人。我可能会更多地从系统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如何扩大规模,要建立什么样的架构。但现实是,你需要两者兼而有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通过合作来完成的。如果你和雪莉·桑德伯格(Facebook COO)、克里斯·考克斯(Facebook首席产品官)及其他所有人聊过,就会知道他们都在合作。

问:有人说CZI至少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为了美化你的声誉,以抵消来自Facebook的一些指责。

扎克伯格:CZI选了比较有争议的领域进行投资。如果你想让别人对你满意,你不会选择教育和政治主张这些领域。如果我们只是谋求短期利益,我们可能会选择不同的投资领域。

我们相信,我们所做的事情符合人们的长期利益。我认为,如果我们做得好,CZI的声誉也会提高。但我们的核心关注点是,要做到50年的时间,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普莉希拉:如果我们为了声誉,那可以通过很多方式获得,可能每天都可以在报纸上看到我们的新闻。

问:作为联席CEO,你们之间有分工吗,如何怎么分歧呢?

扎克伯格:任何组织都有许多事情需要考虑,我认为一个人不可能做所有的事情。我们会约谈相同的团队,但有不同的问题。当然,我们不是在向不同的方向驱动团队。我可能专注于我们正在构建的工具,她可能更关注我们的组织如何与合作伙伴一起工作。对于某些事情我们肯定会有分歧,我们会反复探讨。

普莉希拉:这不是一个等级制度问题,我们必须要平衡我们的决定。我们是在团队面前讨论我们的分歧,还是在家里讨论?让团队看到我们的分歧,有时是有益的,但有时又会引发争议。联席高管在一起成功共事的事例并不多,但我们不同,彼此十分了解。在确实在这里负责日常语音,但我知道马克(扎克伯格)关注什么,我们对彼此的反馈相当开放。

问:从探讨工作到回归生活,有什么信号吗?

扎克伯格:我可能会推动工作与生活平衡。之前,我们每周会有一晚外出就餐,讨论工作。但后来发现有些股古怪,因为我们有时也会出去约会。如今,我们把时间分割开来。

普莉希拉:如果CZI员工有问题让我们我们两个一同讨论,需要在周三下午之前提交一份材料,因为已经把周四设定为工作时间。

问:三年的时间,CZI员工数量已发展到数百人,拥有了许多项目。那么三年后CZI会怎样呢?

扎克伯格:目前我们正在规划要进行哪些方面努力,并深入发展。其中,教育可能是我们要进一步深入发展的领域。正像普莉希拉所说的,我们不是一家拨款机构,而是一个运营组织。我们要运营各种业务,将其发展壮大。

普莉希拉:作为一家机构,我们仍在进行业务整合。目前还有很多问题,例如,我们如何运营。我认为,未来几年我们会经历一个完成的生命周期:其中某个项目会成熟。

扎克伯格:接下来,我们可能减少项目数量,深耕当前项目。最终,我们会考虑增加新项目。但下一阶段,我们要确定哪些项目的影响面更大,然后深入发展。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 关键词: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