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字控说说网 > 财经 >

财经 唐小僧网贷爆雷隐秘实控人或已离境 出事前存违规“大额标”

2018-06-22作者:心情说说来源:李小艾次阅读

唐小僧平台此前没有与任何一家银行达成能被监管认可的银行存管协议,且存在监管部门不允许的“大额标”。从各种迹象看,受害投资人追回部分资金的希望并不乐观

唐小僧网贷爆雷隐秘实控人或已离境 出事前存违规“大额标”

 

上海,还是上海。

无论是e租宝的丁宁,还是钱宝的张小雷,无论企业的名义总部是安徽抑或北京,这里才是他们集纳百亿级资金的主阵地,和公司最后的落角点。而4月9日因资金链条断裂被迫自首的善林金融实际控制人周伯云,更是早在5年前于上海自贸区设立公司,并从此开始自己的庞氏游戏。

“浪奔浪流,混作滔滔一片潮流。”事实证明,冒险家的上海滩游戏并没有全部结束。

就在涉及非法吸收近600亿元公众存款的善林金融遭到警方彻查,包括周氏在内8位高管被正式批捕的三天前,6月16日,总部位于上海,同样以从事高额返现、做网贷出名的唐小僧平台,轰然崩塌。

熟悉的一幕再次上演——赶来报案的投资者与工资被拖欠的一众员工,面面相觑。

尽管之前多家著名网贷平台接连爆仓已令市场高度紧张,但对于唐小僧平台垮塌,很多人还是感到意外。5月,这家公司刚刚高调参与了沪上某大型公益活动,而截至事发,其官网上有关月报、年报等基础财务数据仍在正常公示。

不过,所谓“完美犯罪”只存在于阿加莎·克里斯蒂或东野圭吾的小说中。端午小长假前一日,唐小僧平台一则升级暂停运行公告触动了投资者的神经,在发现无法正常提现后,6月16日当天,即有投资者赶赴属地经侦支队报案。

更戏剧性的是,有人已先一步——“主动”找到经侦支队的唐小僧母公司高管,提前做出了“到案姿态”。

有市场观察家向《投资时报》记者指出,该公司此前一天发布的升级暂停运行公告更像早有预谋,是稳定投资人使出的“幌骗”手段。“争取一天时间处理善后,并抢先归案显示配合警方的态度,或是唐小僧高层的精心算计。”该人士说。

按唐小僧平台自称数据,其总在册用户超过1000万,成交金额超750亿元。如数据属实,意味着唐小僧平台仅较轰动一时的e租宝事件涉案资金少12亿元。而就在前者沦陷之际,散落各地的e租宝关联公司也迎来了终审。继丁宁被判无期徒刑、24位高管悉数入狱且累计罚款19亿元后,又有111位相关人员被判入狱,罚款逾20亿元。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

这会是唐小僧的终极宿命吗?不能急于下此判断!据悉,一手操办善林金融的周伯云在出事时即已到案,但据《投资时报》记者调查了解,此次“唐小僧”背后的实际控制人目前还没有被最终确认,其所藏匿的手段与非法运作巨额资产的内幕,也远非公众看到的这么简单。

神秘的实控人

若想隐藏一棵大树,最好把它种在森林之中。视而不见的手,才是控制全盘最有效的伎俩。

所谓“唐小僧网贷平台”,实际运营公司名为资邦元达(上海)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资邦元达),资邦元达背后的控股公司,是资邦金服网络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资邦金服)。据悉,资邦金服对资邦元达的控股比例达到99%。知情人士向《投资时报》记者透露,唐小僧的基础事务层面由资邦元达运营,但重大事项及决策则完全被资邦金服高管控制。

公开资料显示,资邦元达成立于2014年10月,注册资本2.6亿元,法人代表为陶蕾,资邦金服的董事长及法人代表亦为陶蕾。从这个角度看,陶蕾基本掌控着资邦金服和资邦元达的核心管理权,相当于周伯云之于善林金融的角色。但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没有这么简单。

一位要求匿名且了解资邦金服内情的消息人士明确告诉《投资时报》记者,资邦元达的核心运营由资邦金服一名卢姓常务副总经理负责,卢汇报对象虽是陶蕾,但陶蕾背后,还有隐藏更深的实控人存在。

“背后还有大老板”,这种说法似乎早被资邦金服中高层管理人员心照不宣地认可,只是其真容,鲜有人见到。在警方没有最终确认之前,关注者或只能从些许片段中寻找线索。

尽管非常重视对外宣传,陶蕾亦频频在各类公开活动和会议上抛头露面,并同时挂着“中国经济年度影响力人物”、“陆家嘴绿色金融发展中心副理事长”等显赫头衔,但资邦金服的员工却很难在公司内部见到这位董事长的身影。

颇有意味的是,副总裁以上高管在公司内部同样低调,甚至有人在内部刻意减去一字,不用全名。

犹抱琵琶半遮面,同样可以形容资邦金服背后那位“大老板”。已经离开资邦金服的一位员工对记者称,资邦金服背后还有一家资邦控股,后者背后隐藏着一个名为“邬再平”的人。

在经过《投资时报》记者反复调查后,果然发现了一家名为资邦(上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资邦控股)的机构,其确持有资邦金服100%的股权。资邦控股共两名股东,分别是陶蕾(占比65%)、俞永生(占比35%)。而一直难觅其踪的“邬再平”,出现在投资人名单中。

事实上,2015年8月31日,邬再平才从资邦控股投资人名单中退出且换成了陶蕾。同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亦由邬春杰变更为陶蕾。消息人士称,邬再平与邬春杰是兄弟关系,早年邬再平“出事”时曾由邬春杰为其顶包。兄弟二人在浙江、上海等地经营过KTV和贷款业务,直至在资邦控股变更股东及法人代表后退居幕后,改由他人前台操盘。

“唐小僧爆雷前他们已经离境。”上述上士称。不过此消息目前记者并未得到其他渠道的进一步证实。

存在违规“大额标”

大部分人总习惯于对世界“一厢情愿”。

早在今年4月初,有关部门发布《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下称29号文)时,善林金融随即爆雷。此时,资邦金服的高管正在为唐小僧网贷平台的合规性上下活动。5月,唐小僧仍在正常运行,这也曾被外界视为该平台合规转型的某种信号。

但眼见真的为实?

根据消息人士向《投资时报》记者透露的情况判断,5月资邦金服已开始在内部封锁各类负面讯息,以往员工工作使用的钉钉群则被禁言。

与此同时,有关部门要求的银行存管,唐小僧却无实际进展,倒是不少部门开始大幅裁员。对外宣传上,唐小僧打出了“与上海银行开展全面合作”的旗号,但据透露,该平台尚未与任何一家银行达成能被监管认可的银行存管协议。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唐小僧存在监管部门所不允许的“大额标”。不过,资邦金服部分高管彼时做出与某地金交所接触谈判收购的姿态,处置大额标的意味浓厚。现在看来,这或许更像是某种“表演”,而高潮部分,正是资邦金服卢姓常务副总经理带公司高管“主动”投案。

《投资时报》记者还独家获悉,唐小僧爆雷前,资邦金服高管正在全力运作将两家控股公司剥离,试图使其脱离与资邦金服的关系。这两家公司分别是千岛江海联运市场信息服务(浙江自贸区)有限公司及资邦树嘉(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均为陶蕾。上述两家公司分别承接了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与上海外高桥国际智能设备展示贸易中心的重要项目。

投资者返款希望不乐观

在P2P投资圈一直流传这样一种说法,唐小僧、钱宝网、雅堂金融、联璧金融被称为高额返利“四大天王”。然而在2018年初钱宝网、雅堂金融相继涉案之后,“唐小僧”现在也把自己送上了“西天”。6月20日晚,唯一幸存的联璧金融发布公告称,因近日遭遇恶意挤兑,将于次日下午3点前采取具体措施。6月21日上午,联璧金融官网及APP均已无法访问。

至此,四家高额返利平台可谓全军覆没。

在P2P投资圈还有一种说法,叫“薅羊毛”,就是投资者利用网贷平台需要以返利“信用”引入新的投资者,或者某个时段应付监管的需要,采取快进快出手法从网贷平台获取高额返利。虽然有相当一部分投资者不属此列,但必须承认,唐小僧平台上有一部分投资者正是冲着“薅羊毛”而去。

注意“29号文”公布的清理未经许可存量资管业务的时间节点——6月30日之前。某种意义上,监管层面已然给出最明确的警报。但不论是唐小僧还是联璧金融平台,试图“薅最后一把羊毛”者,大有人在。

从唐小僧平台的客群所在区域来看,其在上海、浙江、江苏、广东乃至陕西、重庆等均有分布,涉及单一投资者的金额也从数万元到百万元不等。唐小僧爆雷后,有不少投资者寄希望能追回25%—40%的本金,他们的参照系是东方创投和e租宝。然而,此次唐小僧的投资者很可能没有这样幸运。

据了解唐小僧母公司情况的人士向《投资时报》记者反映,该平台不仅一直没有真正的银行存管,且信息披露透明度始终不高,募集资金的真实用途、资金借款方的信息与合同、未来还款来源等等问题,都缺少清晰表述。同时,唐小僧官方微信公众号所公布的诸如“最大单一借款人待还款金额占比0.18%”、“零逾期”等信息,可信度不大。

如果唐小僧的问题早就存在,那么还有一则重要信息不能被投资者忽视。有关部门发布“29号文”后,善林金融立刻爆雷,中间可供转移资产的时间极短,而唐小僧不同,假如其实控人发现无法躲过“6·30”大限而选择一“爆”了之,这中间有两个多月时间可供腾挪,前述唐小僧及其母公司资邦金服高管的形迹,或已部分指向了这一假设。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 关键词: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