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6日报道美国《一周》周刊网站6月1日刊登题为《中国将拥有人工智能的未来?》的文章称,在1982年拍摄的影片《火狐》中,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扮演了一位空军飞行员和越战老兵的角色。他前往执行秘密任务,窃取一架先进的苏联战斗机。这架飞机速度超快,雷达发现不了,并且能够被思维所控制(前提是用俄语思考)。伊斯特伍德说:“好的,我能驾驶它。我是最佳人选。”

两年之后,汤姆·克兰西发表了《猎杀红色十月》一书,后来拍成了电影,由亚历克·鲍德温和肖恩·康纳里主演。在这部恐怖小说中,苏联技术的革命性武器是一艘超级无嗓音核潜艇,声呐系统几乎探测不到。

文章称,这两件武器都是令人着迷的冷战产物,表现出美国对苏联将控制军事人造卫星的担忧,担心它超越美国技术,从而赋予莫斯科对西方的决定性优势。当然,现实当中,事实恰恰相反。

正如好莱坞所言,如果以今天的观众为目标,这两部影片该如何“重新构思”?推动影片剧情发展的技术“麦加芬”很可能将是中国的人工智能。

文章称,这种影片会有明显的“取材于头条新闻”的感觉。具体而言,日前,《纽约时报》就有一条这样的头条新闻《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是否正在超越美国?》,记者约翰·莫泽和约翰·马尔科夫宣称:“技术力量对比正在倾向(中国)”,人工智能方面中国距美国也许“仅一步之遥”。

在北京准备斥巨资开展研究之际,美国在干些什么?《纽约时报》记者写道:“在美国削减开支的同时中国却在加大开支。”实际上,特朗普政府的新预算建议将大幅削减负责联邦人工智能研究的美国政府机构的经费。比如,文章指出,预算削减项目很可能包括国家科学基金会用于“智能系统”的开支将削减10%,降至1.75亿美元左右。

文章认为,美国国会不可能会通过这种大幅削减开支的预算,尤其是因为左右两派的政策专家和决策者均视基础科研是政府应当承担的恰当角色。其次,华盛顿实际上并未把科学当作重要的国家优先项目。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基础科研占预算的比例已下降了三分之二。

 

 

 

 

资料图片:“云朵”智能互动机器人在拥抱一位观众。它能与人对话交流,还能表演唱歌跳舞。新华社记者张铖摄

特朗普总统削减预算的建议尤为引人注目,因为刚刚离任的奥巴马政府视人工智能为极其重要的技术,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潜力,有助于美国继续保持创新优势”。考虑到作为候选人的特朗普甚至没有提出技术政策计划这个事实,特朗普削减预算建议虽然引人注目,但并不令人意外。而已经通过的工业战略则以恢复美国钢铁制造和煤炭开采为重心。也许,“美国优先”政策并不适用科研领域。

当然,某些为特朗普白宫充当顾问的保守派预算编制者认为低效而投机的公共投资“挤走”了更有可能取得实际进展的私人投资。但是,显然无人告知谷歌公司的母公司——“字母表”公司执行董事埃里克·施密特。这家市值7000亿美元的技术巨头经常被当作重视科研的公司典范。

但是,施密特最近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美国战后创新的“奇迹机器”源于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的双重“组合引擎”。如果没有了公共部门的科研投资,“我们或许最终会发现下一代技术、工业、医药和军备被其他地方所开发”。

文章称,中国显然要比苏联具备更大的发明和商业应用能力。中国公司已经在移动技术领域成了领先者。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 关键词: 中国 担忧 引领 人工智能 来去 技术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